5年翻了15倍,中國投資人的錢都去了哪兒

中國目前牽頭的風險融資規模約是2013年的15倍,而美國在這段時間隻增加了一倍左右。中國風投市場的崛起,同時“意味着風投市場正從單一中心轉向雙寡頭”。

《華爾街日報》的分析顯示,中國目前牽頭的風險融資規模約是2013年的15倍,而美國在這段時間隻增加了一倍左右。

迄今為止,大多數由中資牽頭的投資都流向了中國自己的公司。但也有資金流向了印度、東南亞等海外市場。

“資金将首先流入中國技術、中國業務模式和中國資本可以産生更大影響力的鄰近市場。”

中國風投市場的崛起,同時“意味着風投市場正從單一中心轉向雙寡頭”

矽谷長期以來一直是無可争議的風險資本之王,但現如今亞洲已能夠與其平分秋色。

10年前,因為美國投資者投資的風投公司多數位于美國,也讓全球近四分之三的創新型高科技初創公司和年輕公司的融資都在美國進行。

1992年至2017年全球風投變化情況

根據《華爾街日報》對風險融資數據的獨家分析,當前主要來自中國的風險投資帶動融資總額飙升,并更改了風投行業的格局。私募市場數據追蹤機構Dow Jones Venture Source提供的數據顯示,去年亞洲投資者對初創公司的投資幾乎與美國投資者相當,前者占全球1540億美元創紀錄的風險投資額的40%,後者占44%。就在10年之前,來自亞洲的風險投資額尚不足全球風險投資總額的5%。

以朝陽初創企業為對象的投資潮預示着,從人工智能到自動駕駛汽車,掌控世界科技創新及其經濟果實的主體将會發生變化。

創新工場創始人李開複說,從資金和專業技能來看,矽谷過去曾在科技創業者眼中是當之無愧的領先者,中國風投市場的崛起“意味着風投市場正從單一中心轉向雙寡頭”。李開複曾先後在微軟和谷歌中國子公司擔任主管,2009年在北京成立了風險投資公司創新工場。

1992年至2017年按來源地劃分的風險投資額所占總投資額的比例

VentureSource的數據顯示,美國投資人依舊是全球風險資本的最大單一來源,美國的風投交易數量仍超過其他地區,占到全球風險投資交易總量的近一半。美國依舊是創新的重要推動力,中國許多大規模的投資案例仍是在山寨美國的技術。對初創公司而言,來自亞洲的風投資金的大幅增加,讓他們有更多的資金投入到新技術當中。

這場浪潮也讓亞洲投資者在西方公司觊觎的市場上赢得了市場份額,但也引發了對國家安全的顧慮。美國政府就對中國在人工智能等主要技術領域的進步越來越感到不安。

來自東方的風險資本規模的不斷擴大“對創新活動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哈佛商學院教授、風投專家約什-勒納(Josh Lerner)說。“如果你認為成為發明創造的核心地能提高國内生産總值等等,那這就意味着美國競争優勢正在不斷變弱。”

雖然日本的軟銀是亞洲最大的投資者之一,該公司借助來自中東的資金創辦了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資基金,但影響最大的還是中國的投資活動。

如果中美開打貿易戰,有可能打擊風險融資和整體投資。但由于截至目前關稅主要涉及汽車、化學品和玉米等工業或農業出口,還不太可能對絕大多數的初創公司産生顯著的直接影響

VentureSource提供的數據顯示,中國目前制造獨角獸公司的速度與美國幾乎相同。這些獨角獸公司吸引了來自騰訊、阿裡巴巴集團等互聯網巨頭,以及過去幾年間每年都能夠募集到數十億美元的上千家國内風投公司的資金。

2017年風險投資的流動情況

《華爾街日報》的分析顯示,中國目前牽頭的風險融資規模約是2013年的15倍,增速超過美國牽頭的融資,後者在這段時間增加了一倍左右。迄今為止,大多數由中資牽頭的投資都流向了中國自己的公司。這些公司中的許多都是中國家喻戶曉的公司,在中國市場上擁有大量客戶,但在其他地區幾乎無人知曉,其中就包括類似于餐廳點評網站Yelp的美團點評。

國内市場增長速度放緩及競争激烈,推動着中國的科技公司開始着眼于海外市場。《華爾街日報》的分析發現,去年由中資公司牽頭的境外風投金額較上年增長了一倍以上。

在為印度企業提供資金的競争,中日兩國投資者紛紛湧入該國,比美國金融投資者向世界第二人口大國投入更多的風險資金。

在2017年由中國投資者牽頭的前五大風險投資中,有三筆投資由騰訊和阿裡巴巴集團領投,目标是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的電子商務和共享乘車初創公司。

原摩根大通亞太區投行主席、阿裡巴巴集團投資的電動汽車初創企業小鵬汽車副董事長兼總裁顧宏地表示,許多中國科技公司“已到關鍵階段,單是中國市場不足以支持其業務和估值。”顧宏地認為,“資金将首先流入中國技術、中國業務模式和中國資本可以産生更大影響力的鄰近市場。”

印度最大的電子支付公司之一Paytm的首席财務官瑪德赫-德奧拉(Madhur Deora)表示,該公司在2015年融資時選擇與阿裡巴巴集團關聯公司螞蟻金服,而不是美國投資人進行接觸的原因,是因為“中國的移動互聯網創新遙遙領先于美國。”消息人士透露,螞蟻金服當前正籌備進行新一輪90億美元的融資,對公司的估值接近1500億美元。

螞蟻金服和阿裡巴巴集團最終對Paytm的母公司One97 Communications總計投入約8億美元資金,軟銀在随後一輪的融資中對Paytm母公司又投入14億美元。消息人士稱,上述三家公司成為One97 Communications的最大投資者,都獲得了董事會席位。德奧拉表示,該公司沒有“重量級”的美國投資人。最近,軟銀又牽頭對Paytm的在線商城業務投入4.45億美元。

中美風險投資加大對人工智能的投資力度

中國推動新技術發展的舉措令許多美國人感到擔憂的原因之一,是與大多數西方風險投資追求良好的回報這一目的不同,許多中國投資都是受到戰略利益驅動,其中一些似乎是受政府影響。

中國正大力推進半導體和人工智能産業。中國政府為半導體産業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公共資金。去年7月,中國政府制定了2030年前在人工智能領域達到全球領先水平的目标。專家們稱,中國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在投資私人風投基金,政府的興趣引發了一波初創企業風投熱潮。

中國的風險投資項目包括對人臉識别公司北京曠視科技有限公司(Megvii Technology Inc.)等公司的投資等。曠視科技與金融公司合作,在貸款審批時系統可将人臉掃描數據與數據庫進行匹配。該公司還在監控系統方面為中國警方提供幫助。

VentureSource的數據顯示,美國投資人去年對人工智能初創公司的投資仍然比中國多,去年在該領域牽頭了40億美元的融資,為上一年的兩倍。中國投資人去年牽頭了約25億美元的人工智能風險投資,而在幾年前中國投資人在該領域的投資規模還不到1億美元。

騰訊表示,該公司專注于對擁有領先技術或技術研究的公司,以及高增長市場中的領先企業進行投資,“從而實現共享騰訊經驗,并為建設互聯網生态體系做出貢獻。”

阿裡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去年6月對投資人表示,阿裡巴巴集團通過投資海外公司擴大服務範圍,并希望與阿裡巴巴集團中的其他公司産生“化學反應”,從而“創造長期價值”

李開複預測,未來5年至10年,中資科技公司将成為全球科技發展的領頭羊,與Alphabet旗下的谷歌和Facebook等大公司在非英語國家和西歐市場争奪主導地位。“全球剩下的所有地方基本都将是美國和中國角逐的區域。美國的做法是打造更好的産品來赢得所有國家,而中國的做法是為當地合作夥伴提供資金打敗美國公司。”

美國風險投資公司在投資數量上依舊領先中日風險公司

《華爾街日報》對VentureSource的數據分析後發現,去年紅杉資本或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等美國風險資本和科技投資公司牽頭的風險融資交易規模為約670億美元,略高于騰訊和軟銀等亞洲投資者牽頭的610億美元。但是在10年之前,美國投資人牽頭了全球風投融資交易總額410億美元中的73%;在VentureSource開始對此項數據進行統計的1992年,美國投資人牽頭了全球風投融資交易總額20億美元中的97%。

規模達到或超過1億美元的風投案例大幅增長

在規模達到或超過1億美元的大型風投交易中,亞洲作為初創公司金融家顯得更加突出。随着估值大幅上升,這些大型交易日漸成為風險投資的一個重要部分,2007年這類交易在交易總額中占比約8%,而去年上升至約50%。

2017年,在大型融資交易中,中國投資者牽頭的交易所占比例要高于美國投資者牽頭的交易。日本投資人牽頭的融資交易排在第三位,主要是軟銀進行的投資。在東南亞市場,中國資金正蜂擁對本地初創公司進行投資--如阿裡巴巴集團去年牽頭對印度尼西亞在線市場PT Tokopedia投資11億美元。

流入中國初創公司的風險投資資金已接近流入美國初創公司的數值

中國資金在印度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擁有12億人口的印度被視為下一個重要的互聯網市場。中國和日本投資人去年分别對印度初創公司進行了約30億美元的投資,領先于美國投資人的約20億美元。去年,騰訊牽頭對印度網約車公司Ola投資11億美元,後者正籌集資金對抗美國網約車巨頭Uber。騰訊和另一家主要投資者軟銀均獲得了Ola母公司的董事席位。這些資金幫助Ola繼續與Uber争奪印度市場份額,并在澳大利亞市場向Uber發起挑戰。

風險投資人加大海外投資

騰訊和軟銀還分别牽頭對印度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Flipkart投入10多億美元,這些交易同樣讓他們獲得了後者的董事席位。Flipkart最近在與沃爾瑪進行商談,考慮把控股股權出售給沃爾瑪。不過有消息稱,準備對印度市場注入50億美元資金的亞馬遜正考慮收購Flipkart。截至目前,Flipkart、沃爾瑪及亞馬遜均對此未予置評。

各區域獲得的風險投資情況

“應當把戰略收購和投資視為是圍棋比賽,”阿裡巴巴集團董事局執行副主席蔡崇信在去年的投資人大會中稱。“圍棋的戰略目标是用自己的棋子包圍對手的棋子。”

*文來源:微信公衆平台“創新工場”(ID:chuangxin2009原标題:《5年翻了15倍,中國投資人的錢都去了哪兒

評論:

登錄 後發表評論